《去有风的地方》:展现青山绿水间的热血青春

原标题:《去有风的地方》:青山绿水间的热血青春 从传统的都市视角,转向乡村社会,是近两年青春题材剧创作发生的一个重要变化。影视剧创作者试图突破都市情感的局限,把目光聚焦于那些坚信回乡大有可为的创业青年的别样青春,从而勾勒出当代中国青年群体的丰富性和多样性。通过一部部生动的剧集,他们讲述了新时代的青年在乡村振兴的伟大洪流中,如何把自我的人生价值与社会发展的强劲脉搏融为一体。在创作过程中,如何突破以往一些“乡村创业”主题的剧作生硬拔高的窠臼,把故事讲得更富有艺术气息,更贴近当代青年生活实际,更符合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和价值标准?近期播出的电视剧《去有风的地方》对这个问题进行了颇有创新意义的探索。

原标题:《去有风的地方》:青山绿水间的热血青春


《去有风的地方》:展现青山绿水间的热血青春

从传统的都市视角,转向乡村社会,是近两年青春题材剧创作发生的一个重要变化。影视剧创作者试图突破都市情感的局限,把目光聚焦于那些坚信回乡大有可为的创业青年的别样青春,从而勾勒出当代中国青年群体的丰富性和多样性。通过一部部生动的剧集,他们讲述了新时代的青年在乡村振兴的伟大洪流中,如何把自我的人生价值与社会发展的强劲脉搏融为一体。在创作过程中,如何突破以往一些“乡村创业”主题的剧作生硬拔高的窠臼,把故事讲得更富有艺术气息,更贴近当代青年生活实际,更符合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和价值标准?近期播出的电视剧《去有风的地方》对这个问题进行了颇有创新意义的探索。


故事源自主人公对人生意义和自我价值的追寻。许红豆原本是北京五星级酒店一名前厅经理,和无数北漂族一样,她接受了很多现代都市人们认同的人生愿景:只要不断奋斗,就能在职场阶梯上不断上升,离成功也就越近。即便为了实现这一切,她要付出亲情、爱情乃至健康的代价。直到挚友去世,犹如一记重拳,让她猛然醒悟,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探索不同的可能性。剧情中的大理之旅变得顺理成章,因为那是一个代表了与快节奏、拼业绩、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截然不同的时空,她需要在那里换一种活法,寻找人生下一章节的写法。


应该说,《去有风的地方》以这种打破自我和重寻自我的方式开启整个剧情,一开始就牢牢抓住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心。许红豆原本的生活,正是无数都市男男女女正在经历的生活。但他们当中,有勇气像剧中主人公那样毅然辞职,离开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去田园乡村找寻新的生存空间和生活方式的人还不多。从这个意义上说,《去有风的地方》像一次虚拟的人生之旅,带领观众跟随主人公许红豆在大理云苗村这个“世外桃源”,认识一群截然不同的人,体验徐徐展开的别样生活。正是这种从自我人生境遇的真实境况出发,对人生价值进行重新定位,对自我认知进行重构的需求,成为整部剧所要讲述的以“有风小院”为中心的云苗村故事的出发点。这有效解决了时代主题压倒个体叙事的传统逻辑问题,更契合当代青年的人生经验。


但如果仅停留在主人公重寻自我的个体叙事,还是不够的。该剧在云苗村这个舞台上所要塑造的,是一个群像。许红豆像一个闯入者,无意间掀开了这个世界的大幕,让辞去高薪职位回乡创业的谢之遥所代表的乡村创业青年群体浮出水面。围绕这个群体,创作者试图通过多样化的人物刻画,来展现当代乡村青年人生道路的丰富性和多元性。但无论各自的职业规划和创业之路如何不同,他们的共同点都在于对乡村社会所能提供的更加人性化的生活方式和崭新人生价值的笃信。


正是在客居云苗村时与这些青年人生轨迹的交错,主人公许红豆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变化。她被谢之遥想要建设家乡,让乡亲们可以壮有所用、老有所依的理想打动,逐渐从“早晚要离开”的看客转变成“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参与者。最终,在这个有风的地方,许红豆和小院里的其他人被当地村民的勤劳与韧性和他们苦辣酸甜的人生感动,重塑自我,相互帮助,再度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还把自己火热的青春奋斗注入田园诗意,在乡村振兴的时代巨著里,写下属于他们每个人的注脚。


这种从个体叙事到群体叙事再到时代叙事的逐层推进,是《去有风的地方》情节和主题推进的核心逻辑。这样的讲述方式自然生动,由小及大,从微观到宏观,更能得到观众的认同。在该剧导演丁梓光看来,这部剧的创作初心就是用温暖治愈的表达方式,真实折射出一部分当代青年的内心需求,启发观众展开对生活的思考。作为一部新近推出的乡村题材青春剧,《去有风的地方》把富有田园诗意的青春故事讲给当代青年观众听,让他们在这些故事中找到自己的奋斗方向,不失为青春题材和乡村题材一次有益的融合创新。(作者:黄典林,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光明日报》(2023年01月18日 15版


本文由 绝地黑号网 作者:admin 发表,其版权均为 绝地黑号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绝地黑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