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跳舞的“皮套人”?这个千亿级生意没那么简单

近日,一条微博热搜将人们的视线拉回到了虚拟偶像的身上,一名来自美国的虚拟主播在短短两小时内吸金100万元人民币,此前他一直活跃在国外平台,而这是他在bilibili平台上的首场直播。

虚拟人并不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新鲜事物。早在2012年7月,首位中文虚拟歌手洛天依正式出道,粉丝可以利用其独立的声库来创作自己的歌曲,为无数草根创作者开启了一片新天地。此后,虚拟偶像星瞳作为嘉宾与庞清、佟健两位专业花滑选手参与北京冬奥会期间的特别节目《赢战冰雪》;虚拟时尚博主AYAYI戴上珠宝,穿上时装,为各类产品“种草”代言……

10年来,伴随着5G、VR、语音合成、动作捕捉等技术的进步,集原美、柳夜熙、翎Ling、A-SOUL等虚拟形象层出不穷,虚拟偶像在快消品、文娱产业、食品餐饮、企业服务等领域的应用被不断拓展,中国虚拟偶像产业风口被逐渐打开。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呈现出强劲的增长态势。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虚拟偶像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伴随着观众接受度的提高、硬件科技水平的进步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虚拟偶像还会衍生出更多可能性。但不可否认的是,

  不是真正的人类,但他对她的感情是真实的

提起虚拟偶像,许多人依旧抱有疑惑: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由一堆“0”和“1”组建起来的数字虚拟人?

其中,靓丽的外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今年6月发布的《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中指出,用户成为虚拟偶像粉丝的三大要素分别是虚拟人形象、内容质量和性格设定,其人群占比分别是72.8%、62.3%和59.7%。艾媒咨询发布的《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发展研究报告》也显示,接近七成用户喜欢虚拟人形象的外形或声音,其次喜欢虚拟人的作品。

而“生活”在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人,还可以在技术的加持下,给粉丝带来更多可能性。

目前,虚拟偶像主要面向的群体依旧是年轻用户。腾讯互娱内容生态部副总经理刘智鹏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年轻一代用户成长于科学技术爆发的年代,对于很多新技术的接受程度更高,同时成长在视听环境丰富的世界里,所以对于不同的画面风格、新技术的应用敏感度要更高,感知度也更深。“和真人偶像相比,虚拟人物所在的世界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不同于正常物理世界的规则,比如水做的扇子,这样的物品在现实世界是无法实现的,往往在影视作品中才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也就带来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虚拟偶像或许没有真人的情感与思想,但虚拟偶像具备较高的可塑性,能根据粉丝的需求精心策划,最大程度地满足粉丝的想象。在电子科技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教授陈建文看来,虚拟偶像的这种多样性是其魅力的来源之一。“现在的年轻人,对不同的审美、不同的兴趣爱好、不同的价值取向,有不一样的需求,从这个角度看,虚拟偶像实际上提供了满足每个人需求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虚拟偶像在用户情感需求上带来的满足感不容小觑。《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显示,30.6%的用户关注虚拟偶像是因社交需求。

一名关注虚拟偶像多年的粉丝认为,虚拟偶像的魅力不仅限于美丽的外表和华丽的特效,“皮下人”的性格特点,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粉丝对偶像的感情,背后扮演者的一颦一笑,都在粉丝心中留下痕迹,最终堆积出她们现实生活中的模样,虽然模糊,但却真实。

有粉丝有感而发:“虚拟偶像的结构并不是在一个真人身上叠加上一个可爱的皮套,它就是如实呈现给我们的那种感受——譬如一个可爱、努力、率真、傲娇、拉垮的20岁女孩,除此以外,别无所求。”

此前,有外媒报道,一名来自日本的男子和虚拟歌手初音未来在2018年举行了非正式婚礼,而那时他们已经“交往”了10年。该男子表示,和初音未来的关系让自己走出了抑郁,他知道他的妻子——一个16岁的留着绿松石色头发的女孩——不是真正的人类,但他对她的感情是真实的。

  部分底层核心技术有待完善

虚拟偶像为用户带来更多可能性的同时,也给相关技术能力带来了更多挑战。

陈建文介绍,虚拟偶像的发展得益于语音合成、虚拟人物模拟等技术的持续进步。近年来这个行业也在逐步自我升级,不同于传统虚拟偶像利用成本相对低廉且成熟的动作捕捉及面部捕捉技术对虚拟人物进行2D或者2.5D渲染,业界也在探索新的技术路线,以实现具有真人外观的虚拟偶像。“其中核心技术涉及计算机图形学、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最优化算法等众多领域,细分领域还包括了人物特征建模、身份-动作特征解耦、特征驱动、高精度绘图等。”

不同于现实的真人偶像,虚拟偶像人物、灯光、舞台等都需要进行制作,这个过程对于成本和技术都极具考验。在刘智鹏看来,还有大量与虚拟偶像相关的核心底层技术有待完善,需要时间来逐步解决。

以空间对位技术为例,虚拟世界的大量物品和人需要与虚拟世界内的空间坐标做对位,由于目前尚有相关技术难点未能完全解决,会出现标定坐标不精确、移动标定有延迟跟不上实际位置、标定受到环境影响丢失等情况,从而影响后续的一系列操作。“此外在图形渲染方面的问题也比较多,它会受到硬件设备性能、软件渲染效率等因素的影响,这也都是需要时间来逐步解决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虚拟偶像都是高成本的大制作。目前市场上的虚拟偶像形态各异,其背后的成本也存在较大差距。

入局虚拟偶像的门槛可以非常低,有平台推出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的live 2D模型;此外,市面上还存在如VRoid Studio、Ready Player Me等捏脸软件,不懂建模的普通人也可以制作出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并在三维软件的帮助下实现面部捕捉,推出独一无二的虚拟偶像。

此外,陆续也有一些平台面向C端推出了最基础的虚拟人解决方案,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花较少的钱,开启自己的虚拟人之路,进行直播或拍摄视频。

而对于投入成本较高的虚拟偶像来说,建模、动画、渲染等技术都需要不断投入,制作精良的产品每秒成本可达上千元到几万元,其天花板之高、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但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技术如何发展,虚拟偶像真正的竞争力更多地体现在其背后团队对于内容和运营的把控上。

  IP化的虚拟偶像商业模式仍需探索

和真人明星一样,虚拟偶像也有自己的“人设”,真人偶像运营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放在虚拟人身上同样适用。

在虚拟偶像“掉粉”的原因中,内容质量下降、虚拟人的形象、设定改变是主要原因。《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显示,用户“脱粉”的两大要素分别是内容质量下降和形象的改变,其人群占比分别是65.3%和42.1%。

有行业人士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部分虚拟主播的运营中,影响脱粉和利润的主要原因,还是制作能力短缺,内容产出少,不能频繁触及用户,以及内容偏差导致的人设崩塌。除此以外,内容无法持续创新,用户起初觉得新鲜,看多了也会慢慢失去兴趣。

虚拟偶像由最初的技术驱动,到现在逐渐文化IP化,形象越发饱满真实,能给粉丝带来的代入感也越来越强。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指出,除了研发层面的成本之外,更重要的是后期的IP打造。“包括IP、流量、粉丝社群的运营等,这些不同的维度才能共同支撑起一个虚拟人的社会生命力。现在网络上其实有很多虚拟人,但是大部分是腰部和尾部的,这并不是仿真度或长相美不美的问题,而是整个运营团队是否能产生高度协同一体最优化的问题。”

“它是高科技与艺术的结合,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它体现为一个数字人,但是背后其实是有一整套基于人工智能为主的现代科技力量支撑的。”陈端认为,作为虚拟偶像,一旦IP运作比较成功,形成较大的破圈效应、吸金效应、流量效应,那么此后再在该IP上持续注入新的功能,就可能意味着虚拟偶像的社会生命力可以进入到一种接近永生的状态。“它具有超越时间的社会生命力,当然也需要大量后续资源的持续投入。”

但是综合来看,目前虚拟偶像产业仍然处于一个相对初期的阶段。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接触虚拟偶像最常见的途径就是直播。如今,有数万名虚拟人活跃在bilibili平台上不定时进行直播,而他们主要的变现方式就是直播互动产生的礼物流水,更有名气一些的则逐渐将变现方式扩展到了代言和周边。

在刘智鹏看来,目前市场上的虚拟偶像主要盈利模式都比较相似,主要是品牌进行商单合作、IP形象授权、周边衍生品销售、直播打赏礼物收入。“目前看起来收入模式还是比较单一的,因为收入模式相对单一,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市场及固定的消费习惯,所以收入的波动就会比较大。”

他认为,虚拟偶像目前主要问题还是在商业化层面,虚拟偶像如何进入一个良性的商业循环中,这个问题直接决定了虚拟偶像行业发展的上限,良好的商业运转能带来更稳定持续的投入,投入又能带来更好的技术应用,技术应用带来更好的画面品质及更多的用户,促成更好的商业收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现在不得不说,这个良性循环还没有完全打通,虚拟偶像的自身造血能力相对还比较弱,行业还处于一个相对初级的探索期中。”

  技术迭代 未来可期

对于目前市场上大大小小的虚拟偶像团队来说,怎样运营并变现依旧是主要问题,很多人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除了部分头部虚拟偶像,大量的腰部和尾部产品商业变现能力较弱,投入产出并不能达到良好平衡。

但与此同时,虚拟偶像To B端的商业潜力慢慢浮现出来。行业内的虚拟人团队并不局限于虚拟偶像本身,而是在围绕着相关内容进行如动画制作、AI应用、视觉特效等延展业务。

“以虚拟主播星瞳举例,目前的商业模式会集中在品牌商单合作、直播打赏收入、IP形象授权合作等几个层面上,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对比较高的直播成本,还是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刘智鹏表示,目前对于自己的团队来说,技术解决方案的售卖也是收入来源之一,通过虚拟偶像的展示,让技术能力和解决方案得以被看见。

谈及未来,他认为虚拟偶像未来新的形态很可能跟随着譬如VR、AR、MR等新的硬件体验形势来发展,“目前难以判断10年以后会怎么样,技术的迭代实在太快了,但是如果预测未来5年,我相信虚拟偶像会逐渐从CG(计算机动画)类型,变成更多实时渲染类型的虚拟偶像上。”

目前CG类型的虚拟偶像多为离线处理,需要后期较长的渲染过程,这类虚拟偶像可以与自身世界里的事物发生交互,但是无法实时与真实用户互动。相比之下,实时渲染类型的虚拟偶像可以立即处理渲染,能实现实时与现实世界进行交互。

“未来虚实融合的形态目前还无法定论最终是怎样一种形态,我们先不用一个词去代表它。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种形态一定需要交互,这个交互过程是有海量数据需要处理的,无论是单个人的肢体动作、表情还是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则,都需要实时处理。”

对于虚拟偶像未来发展的讨论层出不穷,有声音认为,随着技术的不断迭代,“去中之人”(“中之人”源于日语“中の人”,泛指虚拟主播背后的扮演者——记者注)化可能是方向之一。

“虚拟偶像发展前期一定是基于云技术的,背后扮演者在过程中可以采集到大量信息,然后通过交互的情况,来不断优化,不断定制化。”在陈建文看来,目前的情况更像是前期的训练,让系统能够更好地了解用户,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完整庞大的数据库来支持各种个性化需求,这需要一个过程。而完成这个过程的关键,在于前期数据的采集和用户信息的导入。“如果没有前期的训练和交互,所谓的虚拟偶像个性化概率其实是比较低的,所以我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扮演者还是必须存在的。”

此外,陈建文提醒,所有的数据采集还要考虑个人隐私保护背后的数据安全等问题。“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实施,怎么样保证数据不出问题,怎么样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不可否认,虚拟偶像作为新兴产业,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随着商业价值被不断发掘,越来越多产业与虚拟偶像联系在一起,与10年前相比,越来越多的虚拟形象出现在了媒体、金融、电商、服务、教育、广告等行业。在这个泥沙俱下的新赛道上,究竟谁会脱颖而出,值得期待。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若一 魏婉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2年07月05日 05 版

本文由 绝地黑号网 作者:admin 发表,其版权均为 绝地黑号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绝地黑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