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窝1.8万宠物包2.8万,奢侈品牌的宠物系列好用吗

5月,奢侈品牌思琳(Celine)推出首个宠物用品系列,住在巴黎的约克夏犬Nimo第一时间就体验了一把。戴上新项圈的Nimo神气而快活,但不到一天,项圈上印有思琳徽标的吊牌就掉了。

在品牌光环的加持下,不少狗狗和Nimo一样早早戴上思琳的项圈。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这款项圈的评价主要是颜值高,但偏宽、偏硬,体型较小的宠物佩戴后略显不适。

尽管奢侈品牌在专业度上有所欠缺,但爱宠赛道依旧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继思琳之后,古驰也在6月底推出首个奢华宠物生活方式系列,涵盖服装、餐具、旅行包、迷你沙发等产品。而近三个月,高端服装品牌雨果博斯(Hugo Boss)和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也先后宣布将与爱尔兰高端宠物用品公司Kanine合作推出首个宠物系列。

在中国,经济实力较强的年轻宠主撑起了宠物市场的半边天。今年年初发布的《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21年宠物犬市场规模1430亿元,同比增长21.2%,宠物猫市场规模也超过1000亿元。

经济增速放缓的当下,奢侈品牌纷纷寻找新的增长动力。除了提价,开辟新的产品线也是一种方法。此前,路易威登、爱马仕、迪奥、普拉达、范思哲、芬迪等奢侈品牌已经率先推出了宠物产品线,不过目前看来,这些产品尚未为其带来明显增长。

专业度欠缺

哪怕对奢侈品牌而言,想要做好宠物用品也不容易。

一位消费者告诉第一财经,爱马仕的狗窝售价高达1.8万元,没有使用皮革材质,而是铺有羊羔绒垫的木盆,并且个别的还有木刺残留。奢侈品牌推出的宠物服装也不像成衣那样拥有多个尺码,宣传图通常以马尔济斯犬、吉娃娃犬等体型娇小、四肢纤细的宠物作为模特。

中大型犬能用的产品就更少了,28斤的Cano钻不进任何一款奢侈品牌宠物包或宠物衣服。由于去寒冷地区旅游需要保暖,它只能穿短一截的最大号盟可睐狗狗羽绒背心,所幸背心的袖口大,敞开扣子后尚能行动自如。Cano的主人试图寻找质量相近的替代品,但没有成功,家里的另外两只猫,则对抓板、爬架和玩具更感兴趣。

对于这些时髦的宠物产品,嗅觉灵敏的猫狗则自有一套“鉴定”标准。或许是因为皮革的特殊气味,Nimo对路易威登情有独钟。主人购物回家后,它总是热情地扒拉路易威登的购物袋,对迪奥、思琳等品牌的产品则无动于衷。“Nimo没准能鉴定路易威登”,Nimo的主人老东子打趣道。

需要预定或配货

路易威登和高雅德(Goyard)是最早涉足宠物经济的奢侈品牌,已有90多年历史。

路易威登最经典的宠物用品要数DOG CARRIER 50。同样来自法国的高雅德则在巴黎开设了宠物用品专卖店,出售各种颜色的项圈、牵引绳、宠物包、宠物碗等,种类齐全,价格便高。老东子告诉第一财经,5年前,他在巴黎花260欧元买了路易威登的小号项圈,而当时高雅德的类似款式售价接近500欧元。

对“种草”的消费者而言,这些时髦的单品往往需要预定或配货。以路易威登为例,在品牌的中国官网上,仅能搜索到DOG CARRIER 40宠物包这一款宠物用品,售价2.8万元。即使在巴黎,门店也并非总有现货。Nimo的项圈预定了两周才拿到,老东子夫妇还为它定制过宠物包,但因为需要等待6~8个月而放弃。

除了从小睡到大的狗窝外,爱马仕狗窝是Nimo唯一感兴趣的狗窝。在爱马仕,类似的产品被赋予了配货的作用,Cano也有一条配货的爱马仕丝巾。

在某些场景下,这些宠物产品即使不被宠物本身所喜爱,也能让消费者趋之若鹜。

如果能满足实用价值,且价格能接受,老东子就会考虑把Nimo的用品升级为奢侈品。他坦言,奢侈品牌的宠物产品更多的是针对宠物主的心理附加值。对他而言,购买这些产品既能抒发自己对Nimo的爱,又能彰显狗狗自己的个性。

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给“毛孩子”最好的东西,这是众多年轻宠物主的消费观念。这也注定了,奢侈品牌的宠物用品更像是品牌维系客户的纽带,而非一条独立的、有较强专业性的产品线。

(图片来自各品牌官网或截图)

本文由 绝地黑号网 作者:admin 发表,其版权均为 绝地黑号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绝地黑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